环球硕博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艺术自人生中跃出但比人生要大 注4-7 【梦、进化与价值完成】931.7

2019-10-07来源:汽车爱好者


注四:珍在六周前写了我在注三里引用的资料,而在她给新笔记本写的这自发的随笔里,她试图再超越那个想法,不只藉由追溯她自己的过去,并且也藉由将赛斯最近的一些概念放进去。以下是摘录:

 

"二月六日星期五收到一本激励人的书,在读了我一九七三年笔记的一部分后:"

 

"赛斯做为一个'主要事件',就如蒙娜丽莎,比一件正常物件或组成它的材料要'更真实',同样的,所有好的或伟大的艺术都比其自己具体的显现要更大。将艺术想作是心灵构建的一个自然现象,知觉与意识的一个混种,它改变、扩充、以及伸展人生的经验,并且把它们放入一种不同的观点下,藉由嵌入新的原创资料,提供创造行动及问题的新解答的新机会。"

 

"将这种创造力主要地局限在解决人生的问题上,或主要将之导入那个方向,将限制并且桎梏了它,因为它被放在一个不正确的焦点上。"

 

"我们必须超越那个--回头来强调创造性的崇高面。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有一个较好的解决问题之架构......我曾排斥别人或我自己将所有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投射到赛斯书上--假设赛斯必须证实他自己为一个问题的解答者--或实用主义比艺术重要。较大的观点是,艺术的本身就比人生要大,虽然它是自人生中跃出;而赛斯及我的书只藉做它们自己就超越了那个。它们自动的将人们放在一个不同的、更广大的心理空间及另一个参考架构里,在其中,相当多的问题消失了,或根本不适用......"

 

"要做到那点,我必须放弃以责任做为主要焦点的老感觉,因为它们会对赛斯书的架构造成压力。尤其是当我要求在每一本书里回答所有的问题等等。"

 

"再次的,就如处理主要事件一样,我们完全是在处理一个不同的行动架构,在那儿蒙娜丽莎比组成它的物质属性要'更真实',这并不是要否定其素材的有效性。但主要从对或错的架构去讨论赛斯及他的概念,就如只从颜料及画框的物质属性之有效性去考量蒙娜丽莎是同样的事:非常非常的具限制性......我并不需要符合任何标准。我不需要用'使那资料有用'或透过我的行为证明它有用,因为它以创造力超越了对错的参考层面的方式证明它自己。否则的话,我就是在跟自己作对。"

 

注五:就彼而言,我曾常常告诉我太太,如果她决定完全--永远--放弃上课我也没问题。在这种时候我总是想任何能对她有帮助的事。我曾不只一次的问她,是否她只为了我才继续上课。珍对我最重要--不是那些课或任何其他她可能做的事。她的存在才是我想要与之共度余生的。再次的,我想起在本书卷一第五章里赛斯的声明,见一九八○年二月六日第八九九节:"但你们的生命以及每个生命的目的是在其存在里(热切的)。那个存在也许包括了某些行动,但那行动本身只因它们是从你生命的精髓跃出才有重要性,你的生命只藉由存在就一定会完成其目的。"

 

注六:赛斯继续在一九八○年二月十七日的那节中说:"有任何这种困难的唯一其他时候也涉及了责任,那是当他集中于他上这些课的责任时--那是说,当他集中焦点在需要、功用或用处上,而和所涉及的其他主题分开的时候。于是这种感受有一阵子可能凌驾于他自然的倾向,他自然的快乐与兴奋之上,否则他是会用那种心情看待我们的课的。"

 

(热切的:)"首先,他不会只为了你的缘故或主要为了你的缘故,上了这么一长段时间的课(不只十七年):这些课一定会逐渐减少。不过,你的确有一个很大的角色要扮演,而我会更清楚的谈到这点,以及你有时可能误解你自己的一些态度。不过,除非他想要上课,否则没有任何事会令他上了这么久。"

 

赛斯二月十七日的评论也反映了珍自己的想法,如她才在十一天以前描写过的,见注四的摘录。

 

注七:当珍有这种非常启示性的经验时,她常常叫醒我,而每回我都试著安慰她。请注意她如何从她早期宗教训练的力量,以及宗教对未知力量的恐惧的另一个角度来表达--以及甚至现在在她对知识的追求里,她如何仍需处理的那些因素。她在笔记里写道:

 

"一九八一年三月八日,星期日早上。"

 

"我有一部分根本不想去面对这个资料。但昨晚我有一个最奇怪而相当吓人的经验--且因为没有多少真实的事件可为凭藉,而更加奇怪了。在我们上床后,很快的我就发现我是在一个梦魇式的经验当中,一个在情绪上非常生动的经验,却没有真正的故事情节。我只知道涉及了以下的事:一个儿时的童话,以及一个像是我在儿时的玩具,名叫苏西的令人喜欢拥抱的猫娃娃,而且是我最爱的。无论如何,主要的是那故事......而我想不起来了;我没有想出那关联,我只知道我哭著醒来,我的身体很酸痛。我坐在床边,从我那时的感受写出以下的关联。"

 

"它们是这些:整个的世界及其组织都藉某些故事,像是罗马天主教会的那些,而维系在一起的;想要透过那些故事去看或审视它们里面的真理,是危险得不得了的事。而有种种的禁忌来令我们不要那样做,因为......在另一边有一个不可理解、可怕的、混乱的、恶意的次元,超过我们想像的力量;而去质疑那些故事就不只威胁到个人的存活,并且也威胁到如我们所知的实相的结构。所以,'逐出教会'是种惩罚或咒语......那意味著不只是放逐,并且是将那人完全孤立开那些信仰系统,使他们与那些可怕的实相之间没有屏障......没有一个可以在其中组织意义的架构。这才是诅咒真正的意思。那么,去寻求真理是最危险的善意行为......报应必须要又快又准。"

 

"我记不得与引起这些感受的梦魇相关的事件,但同时我是受到......一种心理力量的攻击,它要我了解这样一个路线的危险性。当我再回去睡觉时,这整件事就会再发生一次。有一度我想好像有一个童话故事的名字以斗大的字出现在空中,意思也是由这些故事提供的已知秩序之外,有狂暴的力量和人类的存在作对(令我想起了'潘朵拉的盒子'的老想法)。"

 

"我将所有这些与三件事拉上关系:前天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部电影,在其中那英雄终于看穿他的人民的神明;罗有一天在后院找到而带回来的一个碎布娃娃(它也许是被一只狗衔来的,它的右臂没有了)--但它让我想起我的老苏西;以及昨天我读的关于一本有关死亡的书的一部分评论"

 

"那本书是建立在大自然与人类作对的想法上;而宗教则是人类在那不安全的范畴内运作的企图。我的感触甚至更深,我觉得宗教、科学或不论什么,并不是试图想发现真理--却正是不想去这么做,反而是用一些令人满意的故事来取代真理。而我假定,如果一个人坚持得够久的话,他会找到故事里的漏洞,而破坏了整个的架构。那些故事的意思,是要让每个人避免以这样一种可怕的方式去接触实相......故事里的角色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替人们做到了这点,而如果你继续......〔探索〕......你威胁到使得生命可以忍受的精织的组织架构......"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vzlomm.com/xuexi/15239.html
(本文来自环球硕博整合文章:http://www.vzlomm.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vzlomm.com ©2017 环球硕博

环球硕博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